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财大人

梦圆离别时 挥拍仍少年

-----记我校网球俱乐部 3 名毕业生的全国赛逐梦之途
2017-09-06 来源:《云南财经大学报》381期 作者:云财记者团 杨洁 编辑:吴炳昕
    五月中旬,昆明理工大学呈贡校区, 第二十二届中国大学生网球锦标赛分区 赛(西南赛区)激战正酣,只要我校参 加甲组团体(普通组)比赛的4名球员 出战,场边总会出现一位穿红色衣服的 教练,在战况危急的时候,他一脸严肃 冷静;在球员休息的时候,他抓紧时间 讲战术;在胜利来临的瞬间,他面露喜色, 兴奋鼓掌。两天时间,他陪他们战到最后。  

    “在赛场上,我必须相信队员,和他 们在一起,给他们力量。”这位始终陪在 队员身边的教练,就是我校网球俱乐部创 办者、体育课教学部陆能老师。他是俱乐 部唯一的教练,此次我校参加第二十二届 中国大学生网球锦标赛分区赛甲组男队比 赛的4名队员都来自该俱乐部。  

    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死亡之战”。 出征前,队员们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对手 是去年甲组的冠军和第四名,双方实力 悬殊,但这是他们毕业前的最后一场比 赛了,当其他同学在努力为毕业做各种 准备时,他们还在训练场上挥汗如雨。 “为了全国总决赛,他们付出了太多, 努力了四年,始终要有个交代,我看好 他们。”陆能说。  

    最终,这支由 3 名本科毕业生和 1 名研究生组成的团队收获了甲组亚军, 成功晋级全国总决赛,这是俱乐部成立 以来第一次有成员进军全国赛,他们看 似是横空出世的黑马,而实际上,这是 四年磨一剑,以努力和汗水铸就的成功。

没有深爱就不会坚持

    中华职业学院财务管理13-2班赵建 宇同学是我校呈贡校区网球社的创始人。 他从高中开始打网球,练了三年,已深深地爱上了这颗绿色的小球。记得刚进 大学的时候,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网 球场,当看到那个在风中瑟瑟发抖的“防 风网”的时候,他真的挺失望的,当时 只有一个想法──不能让球场空着。  

    为了这个想法,赵建宇忙碌了三年。 第一年,想办法创建网球社,申请、交表、招新,所有的事情都要亲力亲为, 被否决了很多次后,终于收获了喜讯, 校社联允许他们试招新,但是如果招不 满 60 个人就不能成立社团,于是他就 开始了“扫楼”,到各栋宿舍楼向大家 推荐网球。社团创立就折腾了一年,尽 管中间经历了很多波折,但他从来没想 过放弃。因为除了网球,没有其他的运 动能让自己这么执着。      

    网球社建立起来后,他和3个副社长分工教球,每天下午五点开始社团活动。在室外练球有很多弊端,一是必须提高音量才能保证所有人能够听到;二是所谓的“防风网”四面漏风,球没有固定的路线,经常调皮地乱飞。更糟糕的是,球场地基下陷,一下雨就积成水池,他们每次都要组织推水,通常要一个小时才能清理完成,水退后还有淤泥, 路面就会变得很滑。一个学期之后,之前在风中摇曳的网终于抵挡不住狂风破了,几次申请经费都批不下来,他就只 能到器材店和老板讨价还价,买回一张旧网装上继续打球,就这样打了三年。  

    “我穿过最贵的鞋就是网球鞋。”赵建宇说。一双网球鞋的价格在800至1500元左右,鞋底不耐磨,破了两层胶后就得补,换一片胶底要60块钱,补了几次,直到鞋子不能再穿了才会买新的,差不多5个月就要换一双新鞋,大多数时候心疼的是鞋子,磨的却是自 己的脚掌。平均每天训练两个小时,跑动 15000 多步,相当于10多公里,特别是备战的时候,他们从早晨开始训练直到彩色球场的灯熄灭才离开。“如果 只是表面喜欢,没有深爱就不会一直坚持。”他这样说。

快乐网球,认真比赛

    “2012年澳网男单决赛,德约科维奇苦战5小时53分,最终击败纳达尔夺冠。我看了那场比赛的直播,想打网球的想法就在那个时候萌生了”。物流学院物工 13-1 班的黄章秋回忆道。

     2013年12月,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到同学在球场打球,就想进去看看,不曾想遇到了当时网球俱乐部的助理教 练张家文,打了几个球之后,发现自己球感不错,对网球有自己的理解和感受,之后就每天去俱乐部打球。他喜欢训练,享受随心所欲的和球相处的时光,晚上社团活动结束后所有的人都走了,自己还不愿离开,陆能教练注意到了他,平时有训练就把他约出来练球,球技就这样不断进步。      
 
    打了很多场比赛,有一次令黄章秋印象最深。那是大三参加中国大学生网球锦标赛的时候,因为他不小心丢了重 要一分,导致球队输掉了一场比赛,陆能教练没有骂他,只是和大家说“走吧, 吃午饭”,但是当他看到教练脸上失落的表情时,他愧疚不已,也不敢和教练说话。“教练心里其实挺希望我们赢的,也很看好我们,我让他失望了。”黄章秋觉得自己对不起陆能教练,因为教练为他们付出了很多心血,每天训练都在, 即使练到凌晨一点多,也一直陪着。尽管性格随性,认为输赢不重要、开心最重要,但是比赛的时候他一定会认真对待,因为教练比他认真。同时,他也明白了在比赛场上,队员代表的不只是自 己,而是一个团队,此后的每次比赛他都会打起十二分精神,发挥出自己的水平。这次进军全国赛,他为教练感到开心,为团队开心,也为自己开心,因为他们终于在毕业前圆了全国赛的梦。      
    在陆能教练眼中,黄章秋比较聪明,学习能力强,各方面发展均衡,他在俱乐部有个“厦门第一”的称号。喜欢网 球的人到哪儿都背着网球拍,他大四到厦门实习的时候,赢了甲组很多队员,回来后被俱乐部的小伙伴们调侃为“厦 门第一”,每每提到这个称号,他总是微微一笑,仿佛看到自己四年来的收获,在记忆中闪着光。

网球让他告别网游

     经常打网球的人有些显著的标志: 一只胳膊比另一只粗,皮肤颜色分层, 深浅不均,手掌、脚掌上爬满新旧交替的茧子。打比赛的时候很容易就把老茧磨破了,只能贴上创可贴,裹上胶带,打完一盘休息的时候把浸湿的胶带换 掉,再上场接着比赛。“我们没有统一的队服,但我们心往一处走,力往一处使,就想打好比赛为校争光。”   
   
    周照乂是会计学院注会13-2 班的一名应届毕业生,喜欢打网络游戏,也是个动漫迷,自从看了《网球王子》后激动不已,就和舍友一起买了网球拍,加入了俱乐部。在参加社团活动的时候,遇到黄章秋,两人开始切磋球艺,后来 为了练球,他们组了一个晨练小分队,每天早上打完早操卡后训练一小时,平时一有时间就往球场跑,渐渐地告别了 深爱的游戏。   

    他们练球的时间一般是球场免费开放的时候,但这个时段一般都比较晒,训练结束后,发梢、衣服的胸口和袖口 都被汗水浸湿了,满是盐渍。有时候校队队员提前结束训练,陆能教练就带他们到室内练习,但这样的机会并不多。 练得多了,自己也慢慢地成长了。记得大二第一次参加网球锦标赛,他很紧张,不敢挪动脚步,手也在发抖,整个人僵 硬地站立着,而现在的他比赛不再会害怕,心态比较放松,对自己也很有信心。

    “他练球质量很高,也是球队的暖男。”黄章秋这样评价周照乂,他们很多时候都一起练球,约不到的时候周照 乂准是回家了。每次去打比赛,大家从来都不用担心什么东西没带,上厕所有纸巾,吃早点有饼干,冷了有外套,生 病了有药,受伤了有创可贴。周照乂很会照顾人,也很细心,所以兼任了团队的财务部长。

    “是教练成就了我们。”周照乂眼里满是对陆能教练的感激。只要有比赛, 陆能教练就尽量带球队出去,帮他们争 取与高手切磋和学习的机会,涉及到的 路费、油费、餐费全是教练承担,他还会为大家争取训练场地和参赛机会。“网球8块钱一个,很容易打坏,俱乐部的 球都是教练买的。他为球队付出了太多时间、金钱、精力,从来不求回报,如果一定要有的话,可能就是看到我们成长。所以,我们在球场上定会拼尽全力,不想让他失望。”周照乂说。

网球之路,永不停歇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坚持,其实我也不知道,或许只是看到学生拿着网球拍很难拒绝他们。”陆能教练说。他 2013年创建我校网球俱乐部,第一批仅留下两个同学,但他从没有放弃教学,“只要有同学喜欢,一个学生我也教。” 在他看来,比赛输赢不重要,开心就好,只要同学们能享受网球的乐趣就够了。无论做什么,只要发挥出自己的水平不 留遗憾就好。   

    四年坚持做同一件事是很不容易的,可是赵建宇他们做到了。打网球需要投入时间、精力还有金钱,一支拍子 1000多块钱,他们都是自己攒钱买, 通常一个人只有一支拍,因为平时练球比较频繁,每2周就要换一次拍弦, 用的都是最便宜的,40块钱。吸汗带5块钱一个,也要经常换,比赛的时候为了避免拍弦断裂,都要借别人的拍子备 用。“他们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我为这群孩子感到骄傲。”陆能教练说,“是他们认真的学习态度和对网球的渴望让 我一直坚持。当看到他们的改变,有种把一个小孩子培养成才的感觉,其实生活中有很多事情付出和收获不一定成正 比,只要开心就好。”  

    今年五月底,利用端午小长假,陆能教练带着赵建宇、黄章秋、周照乂前 往香格里拉维西县塔城镇巴珠村小学开 展了“网球进校园”公益活动,这是我校网球俱乐部师生利用网球专长服务社会的一次全新尝试。

    乡村的雨总是缠绵,原定在操场开展的网球体验活动只能改到学校简易食堂进行,在有限的空间里,师生四人带 着小朋友们一起打网球、做游戏,为他们讲解网球知识。乡村的孩子没有接触过网球,看着孩子们玩得不亦乐乎,陆 能老师满意地笑了,把带来的部分网球器材送给了孩子们。这是一群对网球热爱到骨子里的人,他们的网球之路永不 停歇。

阅读次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