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财大人

加油吧!实习生

2018-04-23 来源:《云南财经大学报》第384期 作者:云财记者团 郭凌志 杨洁 石婉娜 余艾燃 编辑:吴炳昕

    编者按:正值酷暑的七月,自由支配的时间,一张张投递出去的实习简历,敲开了象牙塔通向社会的大门。带着积累多年的专业知识,怀着对理想职业的憧憬与向往,云财人踏上了年轻的战场。公正严苛的律师事务所,精确严谨的会计师事务所,即时求真的传媒机构,充满爱意的山里学校……每一处都见证了他们的付出与收获。本期,让我们跟随他们的文字,走进他们的暑期实习故事。

媒体实习—— 借我一双翅膀,体会飞翔的乐趣

    成为记者的想法,最早来自儿时的睡前。
    我是个不够安分的小孩,临睡之前总是吵嚷着、哭闹着要听睡前故事。
    与其他小孩不同,我不爱听公主王子、也不爱听恶龙骑士。
    独爱缠着父亲,要听他说,他小时的故事。那些抓过的螃蟹,斗过的毒蛇,偷过的隔壁家的瓜果。父亲一件件地说 着,如同盘点母亲首饰盒里的宝物。他说的时候,总是很开心。没饭吃的日子、被奶奶打骂的日子都被他说成了有趣的 事。
    我渐渐长大,父亲的故事也渐渐少了。他绞尽脑汁仿佛也说不出一件事来。
    于是,我尝试着,向父亲提问,以此来让父亲继续给我讲故事。“你和妈妈怎么认识的啊?”“为什么当时选择 妈妈结婚啊?”“为什么你没买戒指给妈妈啊?”“为什么奶奶说,你们请吃喜酒没请爷爷啊?”
    父亲面对这些“十万个为什么”竟不觉得冒犯,仔仔细细地将来龙去脉告诉我。我听着开心,父亲说着也开心。“我爱听故事”和“人们爱讲故事”这两个观点在我的心中生下了根。现在回想,父亲大概是我的第一个采访对象吧。
    加入记者团后,写了不少稿子,听了不少故事,但我还是不够满足。于是,这个暑假,兜着爱听故事的心情,我请 老师推荐我去了云南网实习。
    刚去到时,什么活儿都没接上。看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报纸。要是看一个星期的特稿、专访、通讯一类的有意思的报道也还好,但是我却是活生生看了一个星期的消息稿,十分枯燥。加上学校离云南报业集团的办公大楼有8公里远,坐公交要转上两趟车,再走上一段路才能到。
    想成为记者的我,竟也打了退堂鼓。
    无所事事的一周后,我接到了第一 项任务——去呈贡采写一条比赛的新闻。意料之外的是,第一次任务便是独自前行,没有老师带领。虽然在记者团,既是摄影记者,也是文字记者,但这次采写,却是摄影与文字记录交替着进行, 这让我有些吃不消,但也勉勉强强地应 了下来。
    刚刚结束采写任务,坐上回学校的地铁,突然收到了编辑的消息。“小郭,今晚没有编辑值班,你的稿子赶在五点 之前发过来吧。”当时已经近四点半了,并且我的手机电量不足百分之二十。
    这意味着,我必须使用手机写稿,利用手机进行选图与修图的工作。这些事情,必须在半个小时内完成,同时还 得提防着手机电量不够。我将手机的亮度调到最低,眼睛睁大,靠在地铁的一根柱子上,开始急急忙忙地打字。当我写完后,再看时间,竟然还有十分钟!足够我选图修图了。等我修完图,发给老师时,竟然离五点还差了五分钟。
    交给老师以后,老师一直没说话,我像个小学生被审查作业似地紧张。过了十多分钟,老师把发出的新闻链接发 了过来。我认真比对,才发现老师竟然一字未改地发表了。“小伙子,写得还不错。”他说。
    自那以后,我就开始有新闻可做了。云南网的新闻,与学校里的新闻完全不同,极少有会议新闻,常常是要根据一段录音写一条新闻,根据机构公布的数据写出一条新闻,根据政府出台的一条办法写出一条新闻。
    稿子越来越多,在单篇稿子上,我能花的时间越来越少。在学校里写稿很慢的我,频繁地出现了错误。标题也屡 屡不达,想不出合适的标题,被编辑老师打回重做,重做又打回。有一条新闻的标题,我足足改了十多遍才算合格。还有一次,我将一个县长的名字写错了,被要求撤稿修改。不过云南网的编辑老师们对我都很宽容,只是让我下次注意。   云南网的实习也并非只是待在编辑部做办公室新闻。我跟着各位地方新闻 中心的记者老师们,去到了云南的各州市,完成采写任务。
    刚开始是跟着老师,为了做一期高端访谈,去了景洪市,见了景洪市的市委书记,他还给我们每人递上了一张名 片,谦虚得不像一位领导干部。为写西双版纳州精准扶贫的稿子,我们去到一户仅用了两年时间便实现从贫困户到示 范户飞跃的人家。我们看着四处跑的鸡苗鸭苗,新建的楼房,他们一家的笑脸,也听到了这个靠着自己的劳动渐渐富裕 起来的家庭背后的故事,那是一对夫妻 需要照料丧失了劳动力家庭成员的心酸,被照料的人包括瘫痪在床的爷爷与奶奶,得了精神病需要人照料的伯伯,与两个正在上中学的孩子。
    我们去到了养猪场、养蜂场、种茶园……我第一次知道平常在影视里愚笨又可爱的猪竟然会咬人,在人印象里应 该与鸡鸭归为一类的鹅,竟也凶猛得很,脾气上来,一路追着人跑。
    虽然出差写的通讯稿,老是改了又改,让老师费了不少精神,但一些小新闻的出差任务,老师也放心让我一个人去采写了。还记得,当时为采写一条新闻,需要跟着一个外国人去到曲靖的蓝莓种植基地,园里都是泥巴路,我刚踏入种植园,天就下起了大雨,雨花一朵朵往地里砸,泥一会儿就变得又松又软。 脚一踩,就陷了下去。那天,鞋子活生生变成了泥鞋,回到酒店,洗刷了半个小时,才洗干净。
    虽说很累,白天采访,晚上写稿, 到处跑地州,也没时间好好逛一下各个地方,吃一下各地的美食,但我却十分 享受,这样的日子,过得愉快而又充实。
    快要结束实习时,正值云南省县域经济榜单公布的时间。编辑要求我为“县域经济十强”写新闻稿,这个任务并不 轻松,我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查找县域经济的相关资料,各项评估指标。从未看过政府工作报告的我,一字一句地将 十个县市的政府报告读了又读。为弄懂各项经济指标的含义,我在百度和课本间查了又查,才稍稍做到心里有底。
    这一系列的新闻稿,难度还不仅在其所要求的经济学方面的专业性,县域经济十强意味着要有十篇新闻稿,并且 编辑老师要求十篇稿件,需要采用不同的写法。那就意味我在同样的指标上,竟然要采用十种写法,形成十种完全不 同风格的稿件。
    暑假实习,很辛苦,也很幸福。它让我意识到了能力的局限,让我更加朝着自己所坚定的目标前行。他像是借了 我双翅膀,让我体会过了飞翔的乐趣,让我不断努力,直到长出自己的羽翼,飞向蓝天,与白云嬉戏。

记者 郭凌志


律所实习生的确信—— 思随,行远

    “今天你就要结束你的实习啦,以后有空常回来看看。”在云南瑞阳律师事务所实习的最后一天,律所的前辈们对我说。走出律所,我的心中真的萌发了一种以后一定要回去看看的冲动。一个月的时间,似乎有点短,却也足够让人体会一番,学习一番。
    天色尚未敞亮,公交站台上已有不少人焦急地等待公交,我便是那其中一人。今天是实习的第一天,当然不能迟到。经过一番苦等,公交车终于到了,先前还算有秩序的长龙,瞬间踪影全无,所有的人都像蚂蚁感知到了蜜糖,一窝蜂地挤在车门口,想要往里钻,站在最前面的人无需费力,后面的人自会推着你前进,有一种不上也得上的意味。
    晃晃荡荡一个小时的车程后,来到了实习地点。“你好!你是新来的实习生吧?”一个笑容和善的女孩子向我打招呼,“前几天听主任说会有实习生来,你就坐这儿吧,这两天先熟悉一下律所的章程和工作内容。”她指了指旁边的座位。
    在与律师们互相认识后,我开始了解律所的各项事务,帮忙打印文件、学习接待当事人、阅案了解各种法律文书写作、整理卷宗并归档。别看这些都是些小事儿,却也需要细心与耐心。
    在这座城市里,雨反常地一直下着,每天在两点一线间穿梭,重复着同样的工作,新鲜劲儿很快便过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无聊、烦躁、小压抑。
    就在这样一种状态下,某日,我与符律师相约到五华区公共法律服务点值班,为他人提供法律咨询服务。次日清晨,因为担心自己对路不熟会迟到,于是我提前出发,却没有想到在约定时间前两个小时便到了服务点。服务点还没到工作时间,我便四处走走。拐进一条小巷中,看见一棵不高的树上站着一个小女孩,眼中充满了无助。我很快便走到树下,鼓励女孩慢慢爬下来,自己则在树下保护她。
    女孩成功落地后,我们就坐在树下,开始聊天。几缕微风拂过,一群鸟儿正从天空飞过,女孩说自己观察这棵树有几天了,看到别的小孩都能爬上去,自己也想试试,趁着早晨天气不错,人流量不大,便爬上树去了,不料上去之后却不敢下来了。透过女孩灿烂的笑容,我似乎看到了生活的另一面,平淡的日子里,只要你想,总能充满趣味。
    日复一日的时光中,怕的不是平淡,而是你心如死水。唯有沉入生活,你才能品尝到它的美妙。海子有诗云:“活在这珍贵的人间,人类和植物一样幸福,爱情和雨水一样幸福。”是的,平淡如水的生活,熠熠生辉地活着,这样很幸福。
    沉入生活,更加主动地去学习,逐步体会法律理论与实践的差异。一条看似明确的法律规定,运用到现实中,却问题多多,一个看似简单的实际问题,反馈到法律上,却模棱两可。通过阅读案件卷宗,能了解律师分析和解决法律问题的过程以及法官判案的法律依据,还可以检验所学知识是否掌握牢固和理解准确。学习法律实务,与不同的人打交道,在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的同时,也丰富了自己的知识。
    或许,看人生百态,观社会风云, 这便是律师这份职业的魅力所在。而社会在发展,情势在变化,新的问题,需 要新的思维,如果说要成为一名与时俱进的律师,那么,树立终身学习的理念 十分必要。
    我想,一个人应该是经历了什么,就会对什么进行思考;经历越多,思考越深,自然受益匪浅。思想随着行走的踪迹而变得深远,这便是“思随,行远”吧。

记者 石婉娜


会计师事务所实践—— 让我对“审计人”有了新的定义

    如果没有经历这次实习,我就不用在暴雨天里脱鞋行走在积水的街道上,不用每天耗费两个小时挤在公交车上,也不用趴在办公桌上僵硬地度过短暂的午觉……可是如果再让我做一次选择,我还是愿意把同样的经历再来一遍。因为我在其中收获到的已远远超过了我所付出的,每每想到这一点,我就觉得自己幸运且甜蜜。
    通过网申、笔试、面试系列考核,我成功地收到了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的实习offer。面对着这样一份凭借自己努力得来的offer,我的内心满是掩不住的欣喜。于是,带着积淀不深的专业知识,怀着期待和担忧交织的心情,我开启了近两月的实习生涯。
    我参与的第一个审计项目是审核政府协议,看着眼前堆成小山一样的文件,内心的喜悦立马消失了。好在项目负责 人是一位极具耐心的校友,他细致地讲解了审核协议的步骤,再三确认我们都弄清楚之后,才放心地把任务交给了我们几个人。
    复核账单与协议金额、汇总实发金额与应发金额、查找金额发放依据的文件条款……我们几个紧密有序地分工合作着。无论是专业的审计知识,还是熟练的 excel 技能,或者是审计软件的使用等,每一个你曾经掌握的技能,说不定就在这一刻派上了用场。所以,机会总是也只应该留给有准备的人。当我将学习的财务知识第一次运用到实际中解决问题时,心中的成就感自然也是无法比拟的。
    几张翻来覆去修改的表格,几个通力合作的项目成员,几个通宵熬夜的夜晚,我们总算磕磕绊绊地完成了这个项目。项目结束了,但它带给我的思考却才刚刚开始:应该怎样培养自己的审计思路?应该怎样高效准确地执行审计程 序?今后应该做出哪些努力来适应审计行业?
    然而,时光却容不得我停下来慢慢思考,下一秒,我就被分配到了另一个项目组。这次的审计对象是一家国有企业,而我所负责的是其中一家子公司的审计工作。眼前终于没有了成堆的文件,等待我的却是成箱的记账凭证。也许是 渐渐进入了工作的状态,看到这些成箱的资料时,我竟然有点兴奋。因为我知道它们并非几张普通的纸,它们是会说话的审计证据。
    接下来的几天,我翻阅了不计其数的凭证,核对了三年之久的银行对账单,盘点了零星的货币和大大小小的资产……审计课本中提到的审计程序,我几乎都实际操作了一遍,不禁惊叹课本的伟大,原来每一个看似繁杂多余的步 骤都有它存在的理由。
    两个月的实习期里,我学习到了许多财务知识,更难得的是在一个个的项目中结识了一群优秀、善良的审计人。忙碌充实的工作的确打破了我对审计工作的美好幻想,但并没有让我产生对审计行业的恐惧感,相反我很享受每一次写审计工作底稿时带给我的成就感。
    我想我终于有资格说我是喜欢审计这一份职业的,因为我已经见识到了它的每一面,我不厌恶它繁多的挑战,却更爱它赋予审计人的使命感。那份净化经济环境、侦察财务错报的职责,让我对审计人有了新的定义。

记者 余艾燃


支教日记——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又是你的面孔,带给我是笑容,在我哭泣的时候;又是你的问候,带给我是感动,在我孤寂的时候。虽然没有天生一样的,但在地球上我们是一样的……”每天晚上,学生睡觉后,所有的老师都会聚集在一起唱《没有什么不同》,然后开会总结当天的教学情况。直到最后一天,我们唱着这首练了无数遍的歌,看到他们眼中滚落的泪滴,看到他们所有人挥着小手和我们说再见,我才真正体会到这首歌的力量和支教的意义——我们迈进了那座大山,走进了孩子们的心里。
    因为喜欢心理学,喜欢教师这份职业,我报名参加了云南师范大学播爱公益支教团的支教活动,经过面试、试讲环节,最终争取到了这次机会。2017 年7月20日,我随团队的老师们到达了云南省德宏州梁河县平山乡梁子街小学进行了为期15天的支教活动。
    到达学校后,我们很快便开始准备开营仪式,孩子们积极地过来帮忙搬凳子,好好的天气竟下起了大雨,教学楼之间没有遮蔽物,他们有的驻足,有的冒雨冲过来,因为雨势太大,我选择待在一旁不动,转眼看见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志愿者跑了过去,第二个,第三个,他们接住了孩子们手中的凳子,让他们待在屋檐下,不能淋雨,我懵了大约 5 秒,感受到了别样的爱,这是同行的伙伴们给我上的第一课。
    第一次见他,他不讲话。出于关心,所有老师把他围住,他越发紧张,只笑,头朝不同的方向摆动,他的同桌拉着他的手低头询问,也没能让他开口。后来我了解到他是个智力欠缺的孩子。我不时地观察他,同样,他也在偷偷地观察我。每当目光相遇就迅速撤离,是他的表现。我试图和他搭话,逗他笑,和他玩耍,但无论怎样,他都不会开口,只是冲我笑。尽管徒劳,但我内心竟有一种奇怪而盲目的自信:他也许会和我讲话。
    第二天,当我走进教室,大家都在向我问好,他也跟着说“老师好”,说了两遍!这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当我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说想哭有点夸张,但是心跳加速是真的,血压升高是真的,夸张的笑容是真的,兴奋的心情也是真的,我激动地拍拍他的肩膀,说了三声“你好”。他说话声音很小,小到你听不见,但又大到震撼心灵。
    我相信付出一定会有收获,可能这份礼物来的会有点迟,但是我愿意等。一到下课,我就跑去教室,小朋友们都 出去玩了,他总是一个人坐在座位上画“小山”,看到我就激动地招呼我到他旁边,让我看他写的字。我教他写字,告诉他擦完鼻涕要把纸巾丢在垃圾桶里,他很听话,之后每天上课我都会准备一包纸巾,这成为了一种习惯。
    那天下午,我在办公室写教案,看到一个探进来又缩回去的脑袋,反复几次,是他,难道是找我?我有点惊讶, 出去后,他拿出一个纸风车给我看,说:“老师,你看,会转。”他用手拨弄风车,它转了起来,看到我笑,他也开心 地笑了起来,不是那种紧张而不知所措的笑容。我拉着他一起跑,看着风车不停地转,顿时有点矫情,想哭。他跑得 满头大汗,也笑得无所顾忌。在我们返程的路上,一个老师跟我说,走的那天她发现那个孩子很难过,不讲话,后来才听别的孩子说是因为我给他做的风车坏了。顿时语塞,遗憾没有给他做一个新的风车,下次一定给他带一个写着他名字的风车。
    作为一名心理老师,我会找孩子们聊天,因为我觉得自己也许能帮助他们。他们当中有孤儿,有留守儿童,有残障 小孩,有的因为家庭原因被迫扮演顶梁柱的角色,承担了本不该这个年纪承担的一切;有的在忍受家庭暴力,为了保护自己性格变得暴躁;有的性格孤僻,因为爸爸妈妈都离开了,变得孤单害怕;有的想听听爸爸妈妈的声音,可是家里 没有电话;有的身体有缺陷,害怕被嫌弃,不敢与人交流……和他们聊天的时候,他们说着说着就哭了,委屈,恐惧, 思念,还有各种平时无法表达的感情,我倾听着,为自己能做的太少而自责、难过。想起平时阳光活泼的他们,此刻 分外心疼他们的坚强和乐观。
    之前看到别人写支教,说小朋友们有着一双双渴求知识的眼光,我总是感受不到那种目光的实质,直到我亲眼看到,在那样的环境下,他们渴望看书的眼神。课外书对于他们来说算奢侈品, 一本书互相借,书都揉破了,还是当成 宝贝传递着,他们喜欢历史、英雄、长 篇小说、科幻小说,我买课外书作为礼物送给他们,也希望以后会有更多人给 他们买书。
    在那里的15天,我们6点起床,照顾孩子起床、洗漱、吃早餐,和他们一起打扫卫生、一起运动玩耍、一起上课,接触了不同性格的孩子,他们或活泼,或孤僻,或胆小,或坚强,他们的好与坏,我统统接受。他们纯粹得像一汪清泉,又坚强得似一块磐石。感谢他们教会我如何去爱,去行动,此次支教只是一个开始,我会一直坚持去做。

记者 杨洁



阅读次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