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晨曦苑

有时候,第一次是潘多拉盒

2017-09-04 来源:《云南财经大学》379期 作者:传媒学院 钱佳豪 编辑:新闻中心
    第一次是什么?很多时候,我印象中的第一次有如是潘多拉魔盒,伊甸园禁果,是某种灾厄的开端,而且很难挽回。最近我又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一个唤作“翘课”的东西从盒子里面跑了出来。

“翘课”跑出来也是有些缘故,说起来情非得已。那是四月初的某个周一,因着周末比较懒散的原因,几项工作都被堆到了周一,首先是早上才被告第二天要上交给团支书两篇主题团日活动的稿件。我算了课后时间,觉得十分紧迫,一个念头便悄然滋生,何不占用下午选修课的时间。念头已生,便难以遏制,犹豫纠结顾虑不敌诱惑,便第一次把课翘了。确实,似乎也不错?

就这样由着第一次翘课这不错的体验,“翘课”的念头时时盘旋在脑海当中。接下之后,陆陆续续,我又逃了其他好几门课程,因为心中常常有这样的感觉,这些课程枯燥又单调,意义不大,难度也不高,何不去做些其他事情呢,可能更有意义。想想似乎不错,可心中有时难免也存有多方面愧疚,对老师,觉得似乎对不住一些善良的老师;对自己,打破了自己之前一直在坚持,坚持了一个学期的原则。

信仰一旦破灭,很难重塑。一直坚持的原则被第一次打破后,再反复戳破就变得十分容易了。从最初开始的处处谨慎小心,到破灭之后的不置可否理所当然,距离只差一瞬念头。有了第一次的甜头,很轻易地便有了第二次,第N次,难以自禁。翘课如是。前几天把思修翘掉,似乎没有从前一般强烈的顾虑。翘课这件事情,可以是对的,也可以是错的,但是,这种无所顾虑理应是错的吧。

或许还常常会有这样的念头,第一次而已,仅此一次是不要紧的。其实并不一定。常常有些事情,一击便可致命。特别是混迹贵圈的艺人们,很多只因为一桩丑闻便身败名裂,从天堂掉落地狱,难以挽回。远的有重情重义陈冠希,近的有清纯如花白百何,都是一次而已。因而可别跟着沈腾的一次就好咳咳。是啊,有些第一次,还是永远关在潘多拉盒子里最好了。

阅读次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