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校报精粹

【新年献词】黄金时代

2016-01-12 来源:《云南财经大学报》第362期 作者:云财记者团 刘颖桢 编辑:吴炳昕

萧红说:“我只愿意蓬勃生活在此时此刻,无所谓去哪,无所谓见谁,那些我将要去的地方,都是我从未谋面的故乡。那些我将要见的人,都会成为我的朋友。我不能选择怎么生,怎么死,但我能决定怎么爱,怎么活。这是我要的自由,我的黄金时代。

从去年冬天到今年冬天似乎只是走过了两遍《黄金时代》的距离。

从初看《黄金时代》,觉得它朦胧优美到二品时觉得它质朴深刻,其间因我思想上成长不俗,对于电影的理解更加立体起来。

这一年,我有幸任校报副刊实习编辑一职。起初接手,尤为惶恐。自己写起东西向来行云流水,无所拘束。但对于做编辑,我却自认能耐不够。每次收到来稿,我心绪便雀跃又忧愁。为仿佛好似与这些笔者鸿雁传书而雀跃,也为不知如何抉择而忧愁。头几期报纸,战战兢兢,几乎是捱过去。我向老师说明我的苦恼。老师同我说,一个好的编辑好比伯乐,而非语文老师,读文章时又是批注又是修改。要做到客观,不能老想着把别人的文字雕成自己的风格。好便上,不好也不要胡乱医治。我依照老师的话再去审稿,虽起初实践艰难,但日久便逐渐领会,审稿底气也足了。

客观,多重的一个词。校园记者把客观披在身上,恪守记录,时刻冲锋在校园里有新闻的地方。在记者团这个团队,我很高兴读懂了客观的深刻,理解了记录的美丽。也是这两个词让我更加体味到,《黄金时代》只是通过不加修饰地记录萧红单薄身影的飘零来铺开她的黄金时代。其中那些关于爱情、文学梦以及报国梦究竟凄苦抑或灿烂,都任由看官去品。但反倒,这个裸露的故事却历久弥香。

财大,在我看来也像电影《黄金时代》一样,历久弥香,值得每个财大人去品读。从大一到大二的这一年,我更加读懂了财大,读懂了她的低调与内秀。走过菁华的岁月,忘不了宿舍阿姨每日暖心的提醒;走过逸远楼,忘不了安保大叔每天再晚也理解地等待还留在教学楼里的同学;走过小花园,忘不了每天认真在里面念书的同学们。财大,她正是这样默默地,等去你发寻她的美丽,那低调的内蕴。每一个财大人就这样把素未谋面的故乡走成了乐在其中的家乡,在这里马不停蹄地盖上青春的戳。

乌飞兔走,2015年即将在一片唏嘘中消逝。在美丽的校园,2016年将会平静地将财大人们驶向崭新的远方,一切都周而复始。电影《黄金时代》里,萧红在东京的寒夜里见了落雪,在写给萧军的信中说道:“这不就是我的黄金时代吗?”同样的,在财大的日子不就是每个财大人的黄金时代吗?起初入学时,财大便是我们素未谋面的家乡。那些我们将在财大遇见的人,都成了我们的朋友。我们在这里丰富理论知识,进阶思想高度,广交五湖四海,一切都是自由的,绚烂的。这可爱的黄金时代不只存在于从前,如今,还存在于日后千万个日子里。

阅读次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