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校报精粹

【财大人】恩情浓于血 报以终生情

2018-04-29 来源:《云南财经大学报》第388期 作者:云财记者团 曹若琳 李玲娜 王逸凡

    “我这一生经历过许多事,很多事情到现在已经模糊。但我一直都记得共产党对我的恩情,记得刚入党的宣誓词,记得党说过思想要有归属,记得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话音落此,再叙心路历程的黄幼玲老人不禁哽咽。
    十九大前夕,我校退休老党员黄幼玲主动向党组织交纳了壹万元的大额党费,以此向党的十九大献礼。此前,在五十年国庆之时,黄幼玲也曾上缴过千元党费祝福祖国。二度献礼,情深意重,单薄的党费收据单诉说着黄幼玲对共产党的无限敬意与感恩。

战火里长大的孩子

    黄幼玲老师是我校的一名退休教师,也是一名老党员,如今已经80岁了。“我出生时便是抗日战争,见过被炸弹炸得坑坑洼洼的建筑、见过伤得面目全非的士兵、见过来不及逃难被杀的老百姓、也见过天上呼啸飞过的轰炸机……我当时还很小,家里人用箩筐背着我四处逃难。我的舅舅彭金山是一名解放军,他走过长征,手掌被子弹射伤时白求恩医生还曾为他医治过。”
    说起那段战火纷飞的岁月,黄幼玲微微向前倾,似乎正在尝试回忆每一个细节,眼角已经潮湿。顿了一会儿,忽然又想起了些什么,笑着说到:“抗战时期,家里人带我从长沙逃难到乡下的奶奶家,直到日本投降才又回到长沙继续读私塾。始终是还小不知国家愁难,整日调皮,和男同学一起挨过私塾先生许多板子,手被打得通红,哭过之后第二天又和同学到处玩耍,只觉得天地广阔。”任是战火纷飞,童年的回忆依旧美好。
    黄幼玲说自己是战火里长大的孩子,所以更加明白如今的一切来之不易:“只有在党的正确的领导下,老百姓才能安居乐业,过上好日子。”

不知工资为何物

    1951年,黄幼玲在湖南福湘女子中学读初中。因为家庭的原因,只读了一年半便辗转去了长春读书,学习工业民用建筑。毕业时,被老师问及希望分配去哪里工作,黄幼玲坚定地说:“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全班61名同学就只有黄幼玲一人选择了来到云南。“那时云南是第一个五年计划的重点建设地区,我在东北上过学,见识过中国的北方,但还没有见识过少数民族地区,云南需要发展,需要我们的支援,而且我很喜欢少数民族。全班61个人只有我来了云南,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这个选择。”
    到云南后,黄幼玲被分配到了云南会泽铅锌矿。“我一直都记得,1953年10月,我16岁,某一天突然有人通知我去领工资。我一时间懵住了,在学校里学习了几年,老师从来没有教过工资的概念,也从来没有人和我说过工资是什么。半信半疑的去了之后,他们给了我30多块钱,我连忙推辞,不敢要,因为这是很大的一笔钱。他们向我解释了很久之后我才知道,时代已经变了,靠自己的劳动可以获得相应的报酬。”
    从1953年到1984年间,黄幼玲一直都在会泽铅锌矿工作,在这里她组建了家庭,有了孩子。遗憾的是,黄幼玲的丈夫在文革期间蒙冤进狱,直到1979年才被平反。漫长的12年里,她一个人带着孩子继续生活,用微薄的工资支撑着一个家庭。 但命运的不公没有磨灭黄幼玲对党的感恩,乐观的她从未对生活低头:“在党的领导下,我们的劳动得到了尊重,没有党的照顾,我一个人不可能熬过这段岁月。”

思想有归属 信仰才坚定

    “我们党不简单,共产党是富有智慧的,人的一生应该有一个归宿,我的归宿就是共产党。”1984年,黄幼玲进入云南经济管理干部学院(云南财经大学前身)工作,入校后她正式入党。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好党员,黄幼玲有自己的人生榜样。“我特别敬佩我的舅舅彭金山,他是一位走过枪林弹雨的老红军战士,我经常回去探望他,他就是我身边活生生的教材,我要像他一样为人民服务。”
    对于两次上缴大额党费,她表示:“我这一生都被党所照顾,我坚信我们的党能够带领中国走向更辉煌的道路,我自己也做不了别的,只能在党费上有所表示。我现在已经退休,退休工资也涨了好几次,在我有生之年我想尽我所能,报答这份恩情。”
    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黄幼玲时刻关心教育,心系后辈。“教育兴邦,教育不发达、国家不发展。教育是一个国家的基础,只有高质量的教育水平才能够培育出优质的人才来建设国家。希望我们人民教师能够立德树人,跟上时代,不要迷失方向,启发后生跟着共产党走。”因为惦记着困难学生,黄幼玲还将之前学校给的壹仟元慰问金捐赠给了昭通鲁甸县教育局,“我已经老了,不过是夕阳红;但孩子们是国家的未来,需要我们的支持。希望鲁甸的孩子们能够在灾难后站起来,好好的读书,走出去建设国家。”

阅读次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