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凡的“赤道之旅”

信息来源:转载 发布时间:2014-08-28
    一个人、一辆车、历时43天,途经5个国家,骑行距离4588公里,他用他一个人的力量征服了这段旅途。2013年1月15日,云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学生张一凡从云南墨江北回归线标志园出发,途经老挝、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年度尼西亚5个国家,最终到达印度尼西亚八东赤道,全程直线距离2630公里,他的足迹遍布东南亚,波德申-延绵16公里沙滩、万象的凯旋门都留下了他的印迹,在美丽的历史名城-马六甲、吉隆坡、槟城,同样留下了他的身影……

    
    如果让你选择,你会不会变成一个与现在完全不同的自己?旅行就是一个机会,它会让你短暂的过上另一种生活,很多人在这个区间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快乐与自由,张一凡就是对此乐此不疲的其中之一。
 
  2013年1月15日,他从云南墨江的北回归线纪念碑出发,一路骑车南下,途经老挝、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最后抵达印度尼西亚的武吉丁宜的赤道纪念碑。43天的逐日之旅,注定要在他的人生旅途上写下最为浓重的一笔。
 
  清晨,一层薄薄的轻雾笼罩着墨江,张一凡将从这里出发,背着相机,整理好行囊,骑上自行车一路南下,城市醉人的风光被甩在了身后,渐行渐远。
 
  以这样标准的骑行者形象走在路上,自然志不在吸引人的目光,在他普通的装束里,他只想随性而走,到自己想去的地方,褪去了往日临行前的激动与狂躁,余下的只有平静和淡然。
 
  “赤道”这个名词,张一凡轻轻地反复诵念着,似乎在明确前行的方向,又似乎在为此次骑行之旅加油打气。前方到底是困难还是美好,暂不去想,唯一渴望的便是屏蔽外界的喧嚣,精心凝神,一路行走,一路记忆。


寻香之旅
 
  喜爱旅行的人很少有对美食无动于衷的,因为美食不仅是感官的探索与发现,更是一种对民族文化的深入了解和独特体验。当然,对于“食肉动物”的张一凡也不例外。

 
  初到老挝,琅勃拉邦有名的生蔬菜,对他是一点都不适应,奇怪的吃法让他无从下手。不管怎样,入乡随俗是对于任何一个游客而言都是必须的。张一凡细细的观察周围人吃饭的方式,也慢慢的学着当地人吃饭的神情,有点暴殄天物的兴致,还有一丝丝享受,渐渐地他也从看起来陌生、尝起来古怪的食物中找到了令人过瘾的味道。


    待骑行到达马来西亚时,已经是中国农历的新年,张一凡很幸运的受到当地华人家庭的热情招待。他们诚恳而温暖,极尽地主之谊在家招待了张一凡。除夕之夜,一家人围着吃火锅,看春晚,第二天再给孩子们发压岁钱,钱并不多,他们更看重的是一份情谊。这是张一凡第一次在国外过年,虽少了家人的陪伴,却多了一份温情,那清淡的围锅香料让他感受到了最甜蜜的味道,五元左右的红包也让他十分欣喜、感动不已。
 
  之后还尝试了泰国的虫子宴,品尝了马来西亚的肉骨茶,新加坡的娘惹菜,印尼的巴东菜……
 
  或许,真正让人可以感到一辈子都好吃的味道,往往是最温润、最朴素、最清新的味道。在那神奇的气味里,总是能让人依稀回忆起曾经美好的瞬间及人性本善的真情。


梦幻之旅
 
  爱上一个国家有各种理由:一个人,一栋建筑,一刻感人的瞬间。在张一凡游行的五国之中,老挝符合了所有这些理由,他说老挝是一个富有色彩的国家,宁静而又温暖。
 
  当穿过中老边境抵达老挝的琅勃拉邦时,张一凡被这座古色古香的小城深深吸引。连绵起伏的群山包围着精致的古城,蜿蜒的湄公河从山间穿流而过。这儿佛塔林立,寺庙众多,佛教建筑多是金檐红墙,整体结构华丽精巧,更加凸显了该地深厚的佛教文化,也让庄重的佛殿显得光彩熠熠。它还完好的保存着浪漫主义风格的法式殖民建筑,两者交相辉映,形成了现在独特的文化名城,别有一番风味。人们的生活是懒散的,因为没有太多需要人们匆忙的事情。在这里,时光是凝固的,妇女悠闲地抱着出生不久的孩子向他挥手问好;一群孩子跟着他的车狂奔、呼叫、击掌,阳光下他们的笑脸如此美丽,把过路的行人都带回了久违的无忧无虑的童年。
 
  车子在崎岖的山路上艰难前行,孩子们见状后,一起帮他推车,漫漫的爬坡路,在孩子的推动中变得轻松容易了,艰难的骑行之路也充满了无限的乐趣。随后,张一凡把随身携带的糖果分给他们。孩子们稚嫩的笑容,成为他旅途中最难以忘怀的画面。或许,正是这些纯真而又简单的瞬间,让他对老挝之行念念不忘,甚至称之为“最快乐的旅程”。


 
    张一凡是这样评价这个国家的:“老挝,这个可以让一切慢下来的地方,一个安静得可以听见花开声音的地方,比起大城市里的拥挤,它的静谧总是透着神秘的色彩,让人期待。这儿的人们心态很好,什么时候都会对你腼腆的笑,尽管你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从他们的语速和走路的方式中看到他们对生活的态度。在老挝旅行,一定要有足够的耐心来适应这里不紧不慢的生活格调。如果再有机会,我依旧会再次回到那儿,细细的品读老挝的过去与现在,或者干脆和自己的心灵对话。”
 
  海明威曾说过:“我热爱这个国家,感觉就像在家里一样,一个使人感觉像家的地方,除去出生的故乡,就是命运归宿的地方。”老挝对张一凡而言,就是可以让他的心找到皈依的地方。在令人瞩目的高大恢弘和金碧辉煌渐渐隐去的时代,自然、绿色、自由又成为了新的奢侈。其实,那些真正能给予我们心灵安静的地方,就在我们心灵的深深处,它只是又演化成我们梦幻之旅中另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之地罢了。

温暖之旅

 
  “如果要在你的骑行之旅前面加上心目中的形容词,你会想到什么?艰辛、快乐、遥远、亦或是异域风情…”张一凡轻轻地摇头,接着便淡然平和的回答道:“我在那片土地上邂逅的偏偏是温暖。是那些不凡且感人的记忆。”
 
  在老挝时,孩子们昂着灿烂的笑脸,一手抱鸡一手推车的感人之举;在泰国便利店,他买了750毫升的水老板又送给他1.5升水的不解举动,再到印尼旅馆老板见他旅费不足时,远远地向他喊着“Free”的感人片刻;在印度尼西亚时,因车条变形无法骑行时,好心的过路人在车开出很远之后,又折返回去给他搭车,还有那可爱的警察,悄悄的告诉他“等Boss走了之后,你可以到警局里留宿”。在马来西亚时,热情的华人以丰盛的年夜饭招待他,又带他一起去看传统的中国舞狮表演。这些无数个感动的画面在他的骑行之旅中屡屡碰见,无论是默默替他付款的陌生人,还是拿出泡了好几年的药酒来迎接他到来的主人,亦或是给他的水杯灌满热腾腾开水的警察,他都清晰的记下。
 
  有时,在骑行的路上会碰到朋友的朋友,会结识五湖四海的有缘人,还会碰到同读一所大学的校友,在谈话间,七拐八拐的就找到了联系的纽带,他总是感慨到世界总是这么小。但这一个个温暖的细节,生生的把他吸引,让他感到清醒而又晕眩。


    在抵达印度尼西亚武吉丁宜的赤道纪念碑时,阳光正正的打在他的脸上,整个景色是淡色调的,没有狂热,也没有激动,就像胶片电影的质感,厚重而富有历史感。
 
  张一凡静静地推着车走到白色的赤道标记处,在线的两侧走来走去,并一直念着“北半球,南半球”,然后像充满好奇的孩子一般,把左脚放在白线的一侧,右脚放在另一侧,脸上浮着动心且真切的笑容,突然沉寂已久的一个声音在空中久久回荡——“我左脚踏着北半球,右脚踩着南半球”。


 
    真正的旅行应该就是这样,它总会给人留下值得回味的刹那,使置身于其中的游客能够真正体会、欣赏、珍惜那一刹那。旅行就是给自己的心放一个假,不单单是置若罔闻的观察,更是身临其境的感受。这些温暖的瞬间对于张一凡来说,有着恒久的吸引力,可以使他领悟到属于自己的平静与自由。
 
  或许,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断地行走、感受和记忆,然后放慢脚步,停下来回头看看,才会丈量出自己到底走了有多远?因为真正的美景总是留给那些步伐缓慢的人,甚至是那些往往喜欢回头四顾的人。其实,真的不用耗费太多的资源,也不用走遍熙熙攘攘的景点,只要带着自己清澈的眼睛和不羁的灵魂,随性而走,你的旅行便会与众不同、精彩万分,你的心也会感受到无尽的宁静和无边的幸福。(通讯员 胡佩佩)

    云南网链接:http://edu.yunnan.cn/html/2013-05/10/content_272520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