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滑伴我飞

信息来源:《云南财经大学报》300期 发布时间:2014-08-28
 
轮滑,一项拥有200年历史的极限运动,在年轻人看来,更是一种彰显个性的载体。校园里,我们总会看到脚踏“风火轮”的身影。他们称自己为“66族”(溜溜族),他们喜欢自由穿梭在校园的每个角落,成为一道流动的风景。本期社团空间,让我们一起走近这道风景,走近这个极限运动社团——F·sky66轮滑社。
 
很运动  很自由
 
F·sky66轮滑社成立于2006年,现已拥有逾百位社员。
穿上轮滑鞋,秀出流畅优美的动作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每周四、周日晚上,轮滑社的社员们都会在凌云楼前的广场进行社团集训,这是轮滑社的传统。轮滑社现任社长苏家润说:“我们的社团传递的是一种热爱运动的理念,所以我们要让社员们都运动起来,进行集训是必须的,社员入社后,我们一定会根据社员资质及意愿将他们分到平花(平地花式轮滑)组、速滑组和普通组进行集训,以此满足社员们不同的技术要求,确保每一位社员都能掌握一定的轮滑技术。”
在社团管理方面,轮滑社还设了一个叫管理委员会的特色部门,上至社团换届,下至组队吃饭,该部门成员都会先进行举手提议或投票表决。苏家润说:“我们社团很民主的,轮滑本身就是一种自由的表现形式,在管理委员会,大家都可以很自由地就相关问题表达想法,举手提议或投票表决其实也是为体现出我们崇尚自由的理念。”
 
社团活动很丰富
 
“上帝忘了给我们翅膀,所以我们用轮滑来飞翔——畅想青春”是对轮滑社社团精神最好的诠释。自由、洒脱是“66族”追求的感觉,正如现任轮滑社副社长孟琳说的,“我们之所以热爱轮滑,是因为我们热爱自由的感觉,热爱像风一样的感觉。”伴着阳光和风,轮滑社总会组织很多活动在轮滑世界里享受“飞”的感觉。
校园里,我们会看到一群轮滑爱好者脚踏“风火轮”很拉风地去打早操卡,其实,这是轮滑社为响应学校的早操制度而举行的穿轮滑鞋打早操卡活动,苏家润向记者介绍,“除了打早操卡,我们还会在校园社团文化活动或者和其他社团合作的活动上做一些公益表演来进一步宣传我们的理念。”
说到公益表演,孟琳说:“公益活动是我们社团活动的一项重要组成部分,去年我们曾经到南屏街参与了‘一滴水’节水行动,我们还举行了‘走进翠湖,关爱海鸥’志愿活动,这些公益表演不仅展现出轮滑的风采,还提高了社员们的环保意识,非常有意义。我们也会去幼儿园进行公益表演,向小朋友宣传运动精神,鼓励他们多锻炼身体。”
除了团内活动和公益活动,F·sky66轮滑社常和昆工、师大、农大等校外轮滑社团和俱乐部进行一些交流活动。“我们每年都会参加在昆高校轮滑公开赛,这给轮滑发烧友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交流平台,比赛之余,我们也常常联合其他学校做一些户外刷街活动(指穿着轮滑鞋在城市的道路上滑行),我们希望我们走到哪里就能把轮滑的快乐带到哪里。”孟琳还说:“社团里的轮滑高手还有机会加入云南UST轮滑队代表云南省参加大型轮滑公开赛,与其他社团不同,我们还会为优秀社员争取一些高薪兼职机会。”
 
友情发酵的地方
 
“轮滑社是个很有人情味的社团,在这里,大家以轮会友,都收获着一份很难得的友情。”孟琳告诉记者:“我们会给团里的一些朋友起外号,苏家润同学玩轮滑玩得很疯狂,曾经在训练时把凌云楼前的花坛撞翻了,从此他便有了‘花坛’的美称。”
“轮滑社是个很好玩、很热闹的社团。”社员徐欣说,楚雄之行、弥勒之行、建水之行、蛇山露营等活动带给社员们很多快乐。苏家润笑着说:“友情、快乐一直是我们活动的主旋律。在楚雄,我们到社员家里自己做饭吃,每人做一道拿手菜,等饭做好,发现很多菜都已经被吃完了;去弥勒时,两位社员为了应气氛,特地去剃了光头;蛇山露营,烤焦的肉被社员们戏称有巧克力的味道……”
“轮滑社是个很温暖的社团。” 孟琳在回忆自己的社团生活时还提到了一件事,“社员张妍(外号盐巴)过生日时,我们准备了一个玻璃瓶和一盒盐,大家每说一句祝福的话就放一勺盐到玻璃瓶里,等瓶子传到“盐巴”前时,大家都感动得哭了,那个场景,现在想起来,还是很温暖。”
在轮滑社,社员们会穿着轮滑鞋一起逛街买同样的衣服和墨镜,会组队到世贸一楼打饭,会一起到图书馆从早上一直学习到晚上然后去大吃一顿,他们可以自由地享受刷街带来的畅快,速滑带来的刺激,平花带来的快乐,友情带来的感动,这一群追风少年,他们是青春的象征,他们把青春的足迹留下,留在云南财经大学,留在F·sky66轮滑社。
原载自2011年《云南财经大学报》第300期